久未露面的陽光撒落在窗台邊突然手機響起,劃破片刻寧靜
許久未聯絡的老朋友從遙遠的那端捎來近況

說起來也難得那時一同在南部工作,之後她隻身北上早與和
其他人斷了連絡,唯獨他偶爾仍會與她聊上幾句… 

掛上電話除了為他跳脫泥沼開心外,思緒也似乎回到三年前
其實那時她是不開心的,除了負責的領域不熟鍊外最大的原
是擠不進當中的圈子,那時心想只要與她成為「好朋友」
就可
以融入同儕的生活中 

期間也不時傳來一些耳語:粗心使得產線需重工、上班時間
愛和
男同事打打鬧鬧、業務的經理對她有意思……,她對自
已開始產
生懷疑,也是第一次深深感覺到孤獨,爾後她也不
太願意和別人
提起這件事,一年之後她決定離開

事後才明白原來她對待每個人都是用批評的餘角去看待,曾
是與
她最要好共事七年的同事漸漸地也開始看不慣,慢慢地
二人也漸
形漸遠,諷刺的是之後她接了那女孩的職位,同樣
的閒言耳語又
開始流傳,只是主角換了別人

此時的她感到不勝唏噓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貝果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