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南風吹來清涼 那夜鶯啼聲輕唱
月下的花兒都入夢 只有那夜來香      
吐露著芬芳


還記得那天陽光很溫暖奶奶難得有興致想聽我們孫子唱歌給她聽,老爸當指揮棒點到誰誰就唱,我、雅芸、雅娟與伯母圍著奶奶一首首的唱著-夜來香、小城故事、何日君再來,看她像個小朋友一般開心的拍手,也跟著一塊合唱。

自從她進養老院後捲捲的頭髮理掉了、假牙拿起來用奶瓶喝水吃海綿蛋糕就退化成嬰兒一般,有時認得我們就會說客家話,不認得時就開始說台語,老爸每天將養老院當成廚房般,為了讓久臥病床造成褥瘡的傷口快癒合三天二頭就要買藥膏、買貼布…

每年的過年吃完年夜飯她老人家一定會拿老爸準備好的紅包,孫子依照輩份個別向她拜年說吉祥話,簡單確是我們家過年必上演的劇本,也是我們最熟悉的年味,今年奶已經沒有辦法坐下來吃年夜飯了也沒有力氣再發紅包給我們。

由於奶奶的傷口太大加上一些併發症已經進入醫院好幾趟,2/25好不容易出院回到養老院,一切都沒有異狀看護工還說奶她唱了一整晚的歌,聲音細細柔柔的就像她最愛的鄧麗君一樣。

2/26下午爸打電話給我說奶肺部積水要做檢查叫我這星期要回家一趟,晚上奶就腹部整個出血那時大家都還不知已送到加護病房了,正在往醫院的途中護士打電話來問是否需要急救,爸說等他來再決定護士說這樣來不急,我們答應急救~等我趕到屏東看到的是已經是插鼻胃管和呼吸器昏迷的奶。



輕輕的摸著阿奶的頭跟她說乖乖不要怕,似乎聽的懂似乎感應的到~每回進加護病房大家的心情都是沈的很重很重…希望奶聽的到我們在呼喚她,但又怕她醒了會受不了身體的病痛,連平時不信佛神的老爸也去問神是否能能讓奶奶不再受折磨了

心很懸空很不踏實,胸口壓著喘的不過氣,星期日和家人們在整理奶奶搬到那就會跟到那兒的包包,其中有一包最重原來都是我們大家的相片、奶小時候、家族合拍、日據時期、爸他們小時候、結婚照片、孫子們的相片,這當中又以她最疼愛的小聰各種時期的模樣都被她珍藏起來…

看相片的同時有笑有淚,有懷念有感謝也有悲傷,悄悄地許下願望~我祈望著奶沉沉的睡著…雖然心糾結一團。

3/9決定拔管我們決定讓奶慢慢安穩的自行呼吸,不再使用呼吸器~這天她睡的很安祥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貝果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